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魔域文章 >
心火激荡不息

时间:2017-03-19 06:34 来源: 作者: 侠客 点击: 3

默坐,晚风洗濯的斜阳下,天空不透一丝儿气。要是映红枫林的是霞岚,林中鸟该已遍唱向阳的歌声。我看到一个携着长鞭的牧羊人,勤劳的牧羊人,用鞭梢赶走星痕,从鞭尾捎回暮霭,响亮的歌声抽走斜阳最月朔丝灼烁。

易面朝东,小致背靠微阳。

撒旦说:恶行赐给你重生。 预言成真,我成了恶行的化身,天下在我的注眼前目今跋扈狂。我起头毁灭,与众神争战,面目狰狞,我却未死。雷轰击我的头颅,电劈削我的臂膊,我跋扈狂而笑,天穹震撼。我看到惊骇的人群,仇杀劫掠各处,我看到庄园坍塌江山易形,我为这有大欢畅。

心火激荡不息,内心坚如铁石热如洪炉,熔岩起头在心中迸发,头颅起头炙热,热血沸腾,满布消亡气味的丛林起头在心中熄灭,死神在空中呼吁,因而我死了。我的躯体起头糜烂,野草在我的躯体上滋长,森林在我的躯体上发芽,又有狂风吹过,风吹啊,刮倒了树,刮飞了草,并着我的骨。我的朽骨起头在炼狱中浸泡,让恶行竣事清洗。

闭上眼,展开眼,远远的孩童哭,是父亲和善的怒斥?悄,他嗅到了夜的气味!眨眼星偎依在夜空的怀抱里,水蒙蒙的潮气扑在脸上,远山犬吠阵阵,风儿悄然默默的吻了树叶儿。地平线上的微亮,上学孩子的标语声,太阳低落了 夏将种子抛向了远方,在孩子的心里,种子终大,欢笑中,悄然成熟。

雨声风凉从窗外传入,思路短命。

但激动总归是激动罢了,思想漫散,却难免要神游物外。小致的脸上垂垂显露了惨白而惨淡的笑。

思路转峰,小致闲适一如过往。

白纸黑字,毫光同样晕黄,窗外同样下着冷冷的雨。雪吧,还将来的及呢,小致如许想。

窗外老叶羞枝,小致拾起角落里将要遗忘的笔。手心留住暖阳温暖,手背触摸月夜轻寒,雨声碎,心微凉,在你温情款款的注眼前目今,秋韵瞬息滑落。

又感冬季既到,风霜寒小径,衰草连披,小致打了一个狠狠的发抖,纸上跃现的翰墨被飞快的改失。寒蝉噤声,鹞子断线,我喜欢偷偷的,宁静并且安详,南方的夜里,独坐如雕像,面临消亡。

窗外是冬季 窗外刚下过雨,天还未放晴,韶光是午后,屋内老师正抑扬顿挫的讲题。小致的脑壳像装了一万牛顿的弹簧,思想如何碰撞也运动不到均衡点。半遮的窗帘是暗黄色的,灯光昏白刺目刺眼,电流嘤嘤嗡嗡作响,声和色互相掩映,至少只要一半大脑在屋内的小致这时刻更有了去梦中找回昼寝时遗忘的别的一半大脑的激动了。

小致给伊子写信,信的开头说骤雨急下,天大啼哭 ,信的开首说你说白云苍狗,我笑着呛出了眼泪;你说柳外画楼,我仰天长吟,却从未曾除声响;你说红楼梦断,离恨山川,我的心早已刻录在了岁月石上 .

小致惊记起了窗外是冬季。

SF游戏网站大全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